所以曹操是可爱的奸雄

自“拷问”后,易中天“品三国”常有“不敢狂作论断”语,但已感很多地方讲得很实情,也到位。

但近日听易中天品“真假曹操”,不知是重版还是新编,我怎么感觉其又是一派竟选英雄演说。在其品味中,其首先对曹操英雄形象大加赞赏,当然是首先就把曹操定格在了大英雄的定位上。在谈到曹操逐令丁夫人回娘家后又主动返聘丁夫人回家,这位大英雄如何温柔地放下英雄架子,扶其背“回家吧!”易中天确实表演得生动。丁夫人一梭一线不停地织布,不作任何回答。如果不是将曹操定位在大英雄来看待这件事,我怎么越看越觉得与曹操相比,丁夫人才是真正的英雄,其不贪图富贵不留念臣相夫人,更不畏权贵,其宁愿靠自己的手一梭一线过艰苦生活。我觉得这才是当今女子应该学习的女中豪杰英雄。与之相比,曹操既然是那么可爱的奸雄,却在丁夫人眼里不屑一顾一点不可爱,反被这女中豪杰彻底炒了鱿鱼。曹操最后只能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句:“让她嫁人吧”。在易中天的演讲中我怎么感觉曹操这位可爱的奸雄在这位女人面前变成了可怜的奸雄。连他身边曾最亲近的人也义无反顾地永离他,不能不说有些人心背离,难怪曹操临死也难于释怀,遗言也凄切:要是曹儿问我要妈妈怎么办?

说到曹操临终遗言:不讲自己的丰功伟绩,专讲些婆婆妈妈,什么要妻妾闲时用丝线学编织草鞋,以备家破也能谋生。这哪象个大英雄。于是易中天当然要以英雄形象定格,为英雄形象大喊大叫:我就是要这么说,我就是不说丰功伟绩,我就是讲些婆婆妈妈的话,等着瞧,我这么说,等将来易中天评我为大英雄。真象是在听大笑话,我还没有听说那个大英雄临死前要大说一番自己的丰功伟绩才蹬腿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哀,其言也善,在世间,人之将死最牵挂的也就是他最亲近的人,楚霸王曾演义了“霸王别姬”的千古悲情,刘邦临死前所牵挂的就是戚夫人,临终所嘱就是将如意儿托附周昌。曹操临死前嘱托妻妾闲时用丝线学编织草鞋,以备家破能谋生,在后人有些不可想象。其实,三国战乱,一国想灭了一国,谁能称雄?胜负难定,谁就能担保不会国破家亡?英雄本是人,曹操心存远虑嘱托妻妾闲时用丝线学编织草鞋,以备家破也能谋生,再奸伪的人,死时也会露出真情,这正是最真实的人性回归。苏东坡所说:一生做伪,死时方露真。只有这位大文学家才将人性看得如此透彻。易中天对苏东坡的评价全盘否定。只有“四人帮”对英雄的评价才是抽空人性,灌铸纯美,灌铸伟大。想必只有被抽空人性的假曹操才会大讲一番丰功伟绩,然后振臂高呼:胜利一定属于我们,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这只能叫英勇就义。易中天在“四人帮”时期就站在讲台,我感觉“四人帮”对易中天的影响至深,听易中天对英雄的演讲至今仍感觉出“四人帮”的遗风。

在易中天高声喊叫:奸雄,英雄都集于曹操一身,所以曹操是可爱的奸雄,真正的大英雄。奸雄和英雄是两个反义词,对于曹操正反两方面的评价,我认为曹操的英雄面当然是大于奸雄面的。也就是正面的东西是多于负面的。曹操有为人奸诈险恶的一面,这并不可爱,但曹操在权力争夺征战中的奸诈只能叫智,“兵不厌诈”。如果说古代民间,演义因其为人有其奸诈的一面,便把曹操的大智大勇也归于奸诈,这正是需要我们澄清的。正如我们今天对领袖人物也会严格做出三七开,分清错误与正确。做为“面对面”如日中天的大教授,演讲更应该是非分明,不能混淆视听,更不能狂乱地演说:严嵩因为不成功只能叫着奸贼,曹操因为成功,就成为奸雄,而成为奸雄就升为大英雄。于是将奸雄加上可爱两字而等同于近乎完美的英雄。对其错的东西永远都是不可取的,任何粉饰添加好听的词语都于事无补,反而弄巧成笑。“有贼心做事不成功只能叫做奸贼。有贼心能成功就可称为奸雄继而成为大英雄”这恐怕是对英雄最具讽刺的注解,也是针对弱智儿童易中骗
最搞笑的逻缉。可见易中天嘴上功夫有些豁裂唇,是需要升级打补丁的。

谈到奸雄之秘,易中天把奸雄之秘归罪于
“三国演义”添加“天下”两个字的恶意篡改,其实无论有无“天下”两字,曹操误杀人后所讲:宁使我负人,休教人负我。也是死不认罪,或者说死不认错,这才叫真正的“一错再错”。按现在的法律:拒不认错,罪加一等。竟管乱世无人审判他,但后世人民会审判他。按易中天所讲,宋朝民间说书就出现听到刘备兵败就痛哭流涕,听到曹操兵败就拍手称快,民间已是早把曹操恨之如骨视为奸雄。而其后几百年才出现罗贯中写的三国演义,怎么把奸雄之秘归于罗贯中。如打排球打出这么大的“时间差”,深研历史的易中天不是有意混淆视听,就是闹大笑话。本来多谈曹操正面,不谈奸雄之秘也罢,既要谈奸雄,又何须粉饰添加可爱二字,这是真正的欲盖弥彰。奸本是曹操的缺陷,即使英雄也难免有缺陷,缺陷有什么可爱,“可爱的奸雄”也算是易中天打出混合组合拳的一大发明。易中天站在央视论坛大谈可爱的奸雄,是对广大观众的误导。当前听众良莠不齐,不少人只听皮毛,不究深层。我看到易中天的粉丝以“宁使我负人,休教人负我”做为行事准则的贴子,不知是该为易中天自豪呢?还是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