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中国的法国观与法国的中国观

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2014年4月4日下午,巴斯蒂夫人客座北师大教授仪式暨学术报告会成功举办。授予仪式由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李帆教授主持。
热烈的掌声中,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院长杨共乐教授向巴斯蒂夫人颁发了“北京师范大学客座教授”聘书,并向巴斯蒂夫人表示热烈的祝贺。杨共乐院长指出,为巴斯蒂夫人举行客座教授授予仪式有着特殊的意义,巴斯蒂夫人此访与北师大师生分享了科研成果,介绍了学术前沿动态,取得了圆满成功,希望以此为契机推动北师大历史学院相关领域研究和国际学术交流再上新水平,也欢迎巴斯蒂夫人常访师大。巴斯蒂夫人在即席发言中,对获聘客座教授深感荣幸,也对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的盛情接待和周到安排表示了诚挚的感谢。
授予仪式后,巴斯蒂夫人进行了以“清末中国的法国观与法国的中国观”为题的学术讲座。讲座伊始,巴斯蒂夫人指出,晚清中法两国彼此认知的变化可分为两个大阶段。第一阶段从1844年法国特使拉萼尼来华至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第二阶段从甲午战争至清朝覆灭。
在第一阶段,中国人与法国人的接触极少,对法国的认识极其有限。1844年10月,拉萼尼与耆英会面时,耆英认为所有外国人都为利益所驱使,英法本质上并无区别,办事时只会用武力相威胁。第二次鸦片战争时,中国官员逐渐发现英法之间存在差异。当时英国傲慢自大,而法国却更容易谋求合作。李鸿章、左宗棠还曾寻求法国海军的帮助镇压太平天国。19世纪70年代后,因为天津教案的发生,中国官方对法国持以抵制的态度。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中国主战派的主要考量是害怕法国夺取云南、广西的领土,这一观念恰恰体现了中国人严重缺乏对法国的认识。实际上,法国并不想夺取中国土地。1885年的《天津条约》给中国大官僚们留下了极不好的印象,他们并不信任法国,张之洞就是其中之一。相对而言,李鸿章和左宗棠对待法国的态度较为平和。1879-1882年,李鸿章曾雇佣法国海军军官来华教书,也同法国公司签订合同修建旅顺港的防御工事。
近代以来,国内陆续出版了部分著作对法国进行介绍。19世纪40年代魏源所著的《海国图志》勾勒出法国的风土人情,认为法国人“会集歌舞,惟乐目前,不虑久远”,而且“不甚守礼”,这些描述长期影响了中国人对法国的看法。然而,中国人对法国的认识多是从中国传统道德规范出发,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魏源的不少描述都成为套话一代一代延续下来,至今仍可寻觅到踪迹。王韬在旅欧期间曾路过法国,并结识法国汉学家儒莲(Stanislas
Julien)。他在《法国志略》中,不仅记录了法国概况,而且纪录法国的社会经济状况和政治、学术、教育、新闻等制度,特别重视各种统计数字。其中,他对法国的教育、司法以及议会表现出赞扬的态度。而张德彝《随使法国记》中记载了普法战争与巴黎公社等重大历史事件,作者作为目击者,在日记中表达了对公社战士的同情与钦佩。
法国方面,公使拉萼尼曾对中国抱有好感,希望与中国进行各方面的合作。此时来到中国的法国人虽少,但仍受到18世纪“中国热”风潮的影响,认为中国有发达的丝绸与瓷器。泰奥菲尔?
戈蒂耶(Théophile
Gauthier)从中国艺术品和法国汉学家的译作得到启示,1835年写作的“中国风”(Chinoiserie)一诗颇有代表性。在他的影响之下,包括雨果(Victor
Hugo)福楼拜、波德莱尔(Baudelaire)、龚古尔兄弟(les frères
Goncourt)、马拉美在内的法国作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对中国艺术和文化产生兴趣。1868年,法国女作家朱笛特?戈蒂耶(Judith
Gauthier)1868年出版了以中国人为角色的小说《皇龙》(Le dragon
impérial),又于1893年发表了另一部名为《东方之花》(Fleurs
d’Orient)的小说。她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一生未变,生活中不仅爱穿中国服装,还多次接待中国客人。曾在法国驻华公使馆担任翻译的德微理亚(Gabriel
Devéria)出身艺术家的家庭,1889年被选为东方语言学校的中文教授,1897年陪同在欧洲访问的李鸿章参观博物馆,其夫人也曾在《妇女杂志》中介绍中国音乐。法国的上流社会中,也同时存在鄙视中国的声音,但克里蒙梭(Georges
Clémenceau)在中法战争期间的议会讨论时,曾对此进行反驳。克里蒙梭本人收藏了极多中国美术品,1903年还创作了以中国为题材的剧本。
甲午战争后,以李鸿章为首的“亲俄派”由于俄法结盟的缘故,也对法国抱有好感。慈禧死后摄政王载沣也较为亲法,袁世凯也注重处理好同法国的关系。虽然此时领导阶层从法国雇佣顾问,但人们受到强烈的反帝主义思潮的影响,对法国极力批判。20世纪初中国人掀起的地方小规模反帝运动中,也有拒法运动,其中最激烈的运动发生在云南、广东等省份。
不可忽视的是,中国海归学生对中法交流贡献颇大。第一部译成汉语的法国小说是小仲马的《茶花女》,由留法学生王寿昌与林纾合作完成,给中国民众带来新鲜感,受到欢迎。

图片 1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