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遗址出土家猪的体态一般比野猪要小

图片 1

家猪是中国新石器时代出现最早的家畜之一,从古至今都是中国大部分地区居民的一种主要肉食资源,在宗教活动中也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如何判断众多考古遗址里出土的猪骨是否属于家猪,是我们在进行动物考古学研究时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我们秉承以今证古的原则,参考国外的研究成果,依据多年的工作实践。对判定考古遗址出土的猪是否为家猪提出以下5条标准,这5个标准在使用时常常是互相参考的。

1是形体特征。考古遗址出土家猪的体形一般比野猪要小。由于是饲养,有人向猪提供食物,它可以不必象野猪那样用鼻吻部拱地掘食。时间长了引起鼻吻部及头骨长度缩短。另外,在饲养过程中猪的活动范围受到限制,一般不需要争夺和对抗,缺乏剧烈运动,这些都促使家猪的形体开始变小。通过对牙齿和骨骼的测量,可以对家猪和野猪进行明确地区分。比如我们依据对内蒙古敖汉兴隆洼、兴隆沟、广西桂林甑皮岩、浙江肖山跨湖桥、河南濮阳西水坡、渑池班村、柘城山台寺、湖北枣阳雕龙碑、甘肃武山傅家门、安徽蒙城尉迟寺、上海马桥、山西垣曲古城东关、河南偃师商城、安阳洹北花园庄、山东滕州前掌大、陕西长安沣西等遗址出土猪牙的测量和研究,参考黑龙江哈尔滨阎家岗、河北武安磁山、内蒙古敖汉赵宝沟、凉城石虎山、安徽濉溪石山子、陕西临潼姜寨、西安半坡、宝鸡北首岭、内蒙古伊金霍洛朱开沟等遗址出土猪牙的测量结果。认为上颌第3臼齿的平均长度达到35、平均宽度达到20毫米,下颌第3臼齿的平均长度达到40、平均宽度达到17毫米。这些大致是家猪牙齿平均值中的最大值,考古遗址出土家猪第3臼齿的平均值一般都小于这些数值,而野猪第3臼齿的平均值往往明显大于这些数值。

图片 1

2是年龄结构。考古遗址出土家猪的年龄结构往往比较年轻。因为当时养猪主要是为了吃肉。猪长到1-2岁后,体形和肉量不会再有明显地增加。如此继续饲养下去所能产生的肉量,不如再从一头小猪养起见效更快。且1-2岁的肉相对来说比较嫩。因此饲养的猪往往在1-2岁即被屠宰,故其年龄结构中以1-2岁左右的占据多数或绝大多数。而狩猎时杀死的野猪年龄大小不一,所以考古遗址中出土野猪的年龄结构一般没有规律。

我们参考了国外学者有关猪臼齿的萌出和磨损状况的研究,对照多个中国新石器时代和商周时期的遗址中出土的各个年龄段的猪下颌骨状况,建立了自己系统的判断年龄标准,同时绘制了示意图,这里简单说明如下。

半岁时第1臼齿萌出完成。1岁时第1臼齿的磨损由a级到e级,第2臼齿由从齿槽中露头到萌出一半。1.5岁时第1臼齿的磨损由c级到e级,第2臼齿萌出完成。2岁时第1臼齿的磨损由e级到g级,第2臼齿的磨损由c级到e级,第3臼齿由从齿槽中露头到萌出一半。2.5岁时第1臼齿的磨损由e级到h级,第2臼齿的磨损由c级到e级,第3臼齿萌出完成。3岁时第1臼齿的磨损由e级到j级,第2臼齿的磨损由d级到f级,第3臼齿的磨损为b级。3.5岁时第1臼齿的磨损由g级到m级,第2臼齿的磨损由e级到g级,第3臼齿的磨损为c级。5岁时第1臼齿的磨损由g级到m级,第2臼齿的磨损由e级到j级,第3臼齿的磨损由c级到d级。5.5岁时第1臼齿的磨损由k级到m级,第2臼齿的磨损由e级到j级,第3臼齿的磨损由c级到d级。7.5岁时第1臼齿的磨损由l级到n级,第2臼齿的磨损由f级到j级,第3臼齿的磨损由c级到g级。

3是性别特征。考古遗址出土的家猪中性别比例不平衡。母猪或性别特征不明显的猪占据明显多数,可以确定为公猪的数量很少。因为饲养是一种人为控制的行为。母猪长大了,除了提供肉量以外,还可以繁殖小猪,因此母猪受到重视。而公猪则不同,除了提供肉量以外,只要保留极少量的公猪就可以承担对全部母猪的交配任务。且公猪长大后性格暴躁,不易管理。因此,除保留个别公猪作为种猪外,大部分公猪在幼年时就被阉割,阉割后的公猪长大后多具有母猪的体形特征。在阉割技术出现以前,大部分公猪可能在幼年时就被宰杀。

4是数量比例。考古遗址出土的哺乳动物骨骼中家猪的骨骼占有相当的比例。因为饲养家猪的首要目的是获取肉食资源,其饲养的数量必须达到一定的规模才能满足供给的要求,所以家猪骨骼在出土动物骨骼中往往占有较大的比例。而如果是以狩猎为主,考古遗址出土的野生动物的种类和数量则依据它们的自然分布状况和被人捕获的难易程度。从中国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址出土的动物种类和数量看,鹿科的骨骼明显地占据首位。

5是考古现象。在考古遗址中往往存在证明当时人有意识地处理过家猪的现象。如在遗址的土坑或墓葬中埋葬、随葬完整的猪或猪的头骨、颌骨。这是当时人有目的的行为。猪是中国新石器时代遗址里埋葬或随葬的动物中出现数量最多、频率最高的一种,在各个地区的很多遗址里都具有规律性。我们一般把这些埋葬或随葬现象认定是出现于饲养家猪起源以后。

我们在进行动物考古学研究时,以上述的标准做规范,就可以多一份科学性,少一些随意性。